花鸟画网,少数民族,控制器,武则天,起亚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李渊退位后,玄武门之变后,被迫退位的唐高祖李渊晚年生活得如何? <#21---->

时间:

李渊晚年的生活实在不好,宫殿缺乏修缮,生活受到限制,甚至让李世民的臣子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玄武门之变后,李渊被迫封李世民为太子,监国,不久退位。退位之初,待遇还是不错的,仍然居住在皇宫的正宫太极宫中,而李世民则在太子的居所东宫处理政务。但李世民显然心有不甘,所以,对父亲开始不断“打脸”。首先是废除了李渊在位时的大部分政策,这也就算了。紧接着,李世民不断在公开场合批评李渊武德年间的朝政:诸如“武德之际,货贿公行,纪纲紊乱……”、“武德之时,政刑纰缪,官方弛紊……”这些都在史书中有明确记载。更是将李渊最信任的宰相裴寂评论的一无是处,贬谪出京,说他一切都是仰仗李渊为非作歹。这些对父亲毫不掩饰的批评无疑就是在暗示李渊,赶紧搬出去。

所以,李渊也识相,在贞观三年四月,“主动”提出,愿意从太极宫迁往弘义宫居住,理由是那里“有山林胜景,雅好之……”实际上,弘义宫就是原本的李世民秦王府。里面根本没什么好景致不说,更是在规模上远小于太极宫,甚至比太子东宫也要小上不止一个规模。


李渊迁入弘义宫后,改名大安宫。那大安宫环境如何?不好!因为有监察御史马周的奏书为证。贞观六年,马周上疏说:“臣伏见大安宫在宫城之西,其墙宇宫阙之制,方之紫极,尚为卑小。臣伏以东宫皇太子之宅,犹处城中,大安乃至尊所居,更在城外。虽太上皇游心道素、志存清俭,陛下重违慈旨、爱惜人力,而蕃夷朝见及四方观听,有不足焉。臣愿营筑雉堞,修起门楼,务从高显,以称万方之望,则大孝昭乎天下矣。”大安宫在宫城外,显得卑小,而东宫都还在城中,所以希望能够修缮大安宫,以彰显皇帝孝道,结果李世民不驳回也不采纳,搁置……

另外,李渊生性好动,在武德年间即使公务繁忙,战争不断,他也会四处游猎。但是自从成为太上皇,再也没有出过宫门。当年夏天,李世民前往九成宫避暑,马周又一次上书“臣又伏见明敕,以二月二日幸九成宫。臣窃惟太上皇春秋已高,陛下宜朝夕视膳而晨昏起居。今所幸宫去京三百余里……非可以旦暮至也。太上皇情或思感,而欲即见陛下者,将何以赴之?且车驾今行,本为避暑,然则太上皇尚留热所,而陛下自逐凉处,温清之道,臣窃未安!”意思是太上皇年事已高,皇上应该日夜伴随左右,现在跑这么远,太上皇想你怎么办?更重的话在后面,你自己跑到清凉的地方避暑去了,却把太上皇留在酷热难耐的地方,这是孝道吗?李世民依然不理,此后贞观七年五月和贞观八年三月,李世民又两次巡幸九成宫,都没有带李渊同行。


如果仅仅这样,也还罢了,关键是李世民后面的举动就有点不厚道了。贞观八年七月,李世民居然一反常态“屡请上皇避暑九成宫”。是他幡然醒悟了吗?不是,是李渊去不了了!因为那时候,李渊患了“风疾”,也就是中风了。对于一个年近七十的中风病人,再怎么想出去,也不可能挨得起舟车劳顿了。李世民却乘此机会大献殷勤,你早干嘛去了?贞观八年,李世民以为太上皇兴建清暑之所为由修建大明宫。但所有人都知道,李渊那时候已经病入膏肓,不可能入住了。李世民不过又一次借尽孝的名义给自己造了个宫殿而已。果然,大明宫尚未完工,李渊撒手人寰。而李世民也顺理成章从太极宫搬入更为豪华的大明宫。

李世民对李渊的态度,著名的直臣魏征也看不下去。李渊去世一年后,李世民的皇后长孙氏去世,李世民万分悲痛,常常思之落泪。更是在宫中造了一座瞭望台,时时眺望安葬长孙皇后的昭陵。有一次,李世民带着魏征一起登上瞭望台,让魏征一起看,魏征却回答看不见。李世民很诧异,当即指给他看。魏征说,我还以为陛下说的是高祖的献陵,原来陛下说的是昭陵,那我早就看见了。李世民知道这是魏征在指责自己不尽孝道,只好悻悻然拆除了瞭望台。

李渊在打天下时,所依靠的最主要力量,就是自己的三个儿子:李建成、李世民和李元吉。相比于外人而言,自己的亲儿子自然是李渊最值得信任的人。但是,在最高权力面前,亲情往往也会显得不足为道,所以,为防止某个儿子实力过强而对自己造成威胁,李渊在让李建当太子的同时,还封李世民为秦王,李元吉为齐王。

李渊的本意,是希望有人能够制约太子李建成的权力,因为李建成作为未来皇帝的继承人,本身就拥有强大的政治班底,加上他和齐王李元吉的关系又非常密切,他们联合在一起,李渊自然会有所担心。因为,当年隋文帝杨坚就是在立杨广当太子后,随着杨广的势力越来越大,他就莫名其妙的死掉,李渊不得不防。

在这种背景下,李渊开始全力扶持李世民,不仅让他掌管军权,还允许他在自己的府上开设文学馆,收揽四方人才,并由此招来房玄龄、杜如晦等人。当时文学馆与秦王府相结合,俨然形成一个独立于大唐政府之外的小政府机构,并和太子的东宫形成东西两宫并立的局面。



大家知道,皇族亲王广交宾客,自古以来就是政治大忌,因为你作为一个亲王,却广泛招纳天下人才到自己府中效力,这是想干嘛?所以,在当时的背景下,李渊允许李世民这样干,目的就是希望他能拥有牵制太子的能力。

因为,既然李建成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太子党势力,就必须得让一个人牵制他。否则,太子一旦想提前接班,李渊就只能提前退休。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李世民趁机发展壮大起自己的势力,并开始对太子之位蠢蠢欲动。

在玄武门之前,李世民和李建成早已经是剑拨弩张,双方暗地里已经争斗过好几次,并且,在李世民决定发动玄武门时,其实有人提前向李渊禀告过李世民的一些不寻常的举动,但是,李渊却担心这可能是太子李建成故意陷害李世民,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于是,公元626年6月4日,李世民在玄武门埋下伏兵,趁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入朝经过玄武门时,趁机发动政变将两人射杀,并趁势对太子东宫进行围攻。此时,李渊正在宫内的海池上划船,李世民便让尉迟恭身披铠甲,手握长予,径直闯进来逼李渊退位。



三个月后,李渊正式向天下颁布诏书,将皇帝位传给太子李世民,自称太上皇。李世民作为回报,仍然让李渊居住在大内皇宫正殿——太极殿,他自己则在东宫显德殿即皇帝位,也算是他给李渊保留的最后一份尊荣。

李渊在太极殿居住了快三年,直到贞观三年,他才从太极宫迁出,搬到了大安宫,李世民则正式入主太极殿。总的来说,在李渊晚年的9年时间里,他和李世民的关系比较冷淡,虽然说在物质生活上,李世民并没有亏待李渊,都是按照太上皇的标准供应。

但是,在人生自由上,李渊显然是处处受到制约。最开始在太极殿的三年,李渊几乎是被软禁,毕竟当时李世民刚登基,而李渊作为大唐开国皇帝,在朝中还有很多自己的势力,尤其是一些身居高位的老臣,包括名将李靖和李绩都是持中立态度,所以李世民只能将李渊彻底“宿卫”起来,让他不得与外界有联系。



后来,等到贞观三年,李渊搬到大安宫,鉴于李世民已经彻底掌控朝政,而且大唐比较重要的军政职位都已由李世民自己的嫡系所担任后,他对李渊的监视开始有所放松,可以允许他参加一些宴会,这其中最出名的宴会,就是李靖灭掉东突厥后,大唐举国同庆,李渊和李世民把贵臣十几人,还有诸王、王妃、公主等都召至凌烟阁,设宴庆祝。

宴会上,李渊一时兴起,还亲自弹起了琵琶,而李世民则亲自为其伴舞,父子俩其乐融融,好不愉快,大臣们也接连起身举杯祝贺,一直延续到深夜。这次宴会,也是玄武门之变后,史书上所记载的李渊和李世民两父子仅有的温存画面。

李渊总共在大安宫待了差不多六年,然后病逝。这六年期间,李渊除了偶尔参加李世民举行的一些宴会外,几乎不曾离开过大安宫。就是每到夏天,李世民经常到九成宫避暑,李渊也不愿意出行,更别提打猎游玩泛舟,所以李渊的日子,总的来说是过得很苦闷的。



当然,这还不是最苦闷的,最让李渊痛心的是,李世民为证明自己上位的合法性,不惜篡改历史,将矛头对准自己的父亲李渊,把他一生奋斗的成就都给抹黑掉,于是乎,大唐就变成是李世民打下来的,李渊只不过是个庸人,他能够当皇帝,只是因为他是李世民的老爹,所以运气好坐上皇位。

在这种背景下,李渊几乎成为中国所有王朝中最没有存在感的开国皇帝,并且普遍人都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大唐天下好像是李世民打下来的。这些也是让李渊最最痛心的,不仅自己被迫提前退位,一世英名也毁得啥也不剩。

而且,在李渊死后,李世民将他陵墓也一再缩水,不按照帝王的标准来安葬。本来,帝王之墓一般都是九丈高,但李渊的献陵缺只有六丈,标准差了足足三丈,相当于诸侯王的标准。而且,李渊被安葬后,李世民也很少去祭拜,最后搞得魏征都看不过去,好几次嘲讽李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