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鸟画网,少数民族,控制器,武则天,起亚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正文

民族政策 纳粹,二战中,支持纳粹和希特勒的德国民众是什么心理? <#21---->

时间:

的确,甚至到了二战欧洲战争的最后阶段,纳粹党和希特勒仍然在民间拥有大量的“铁粉”。让德国成为了唯一真正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的法西斯国家(希特勒自杀后还死扛了一个多礼拜),反而是天天叫着“效忠天皇”的日本,最后放弃了“一亿玉碎”计划,宣布终战,避免了美军的登岛作战。

对比一战,战火并没有波及到德国本土,直接原因就是德国十一月革命,迅速得到了国内各地的人民群众激烈相应,好战的德皇威廉二世被迫退位逃亡,新政府立马向协约国投降;

而二战后期,不少百姓却选择在最后的柏林战役中,加入“人民冲锋队”,希特勒青年团的少年们也主动参加巷战,自愿成为炮灰,为元首和第三帝国垫背。
下图,德国电影《帝国的毁灭》剧照。
戈培尔妻子:
老弱病残组成的人民冲锋队训练使用反坦克榴弹

这些老百姓之所以心甘情愿和元首一条路走到黑,那是因为前面几年是真正得到好处了,当然要拼劲老命捍卫这个让德意志民族重拾自信,让全家吃上饱饭的政权。

第一、希特勒疯狂的的表象后面潜伏着一颗精明的心,他早就领悟到:人民,你伤不起。

希特勒、戈培尔等人吸取一战德国战败教训(一战德国因为后方民生问题导致国内矛盾激化,发生革命,德皇威廉二世退位,德国才迅速战败),所以从上台执政开始,就拼命地拉拢讨好民众。

事实证明,纳粹取悦民众,搞经济建设,改善民生,还是有一套的。

在国内,纳粹政府首先进行了货币与金融改革,缓和了经济危机。同时各种名义打击犹太资本家,甚至赤裸裸的要求他们进行各种形式的上缴和捐献活动,进而又发展到直接没收。这样,短期集聚了大量财富。同时利用普通德国贫民“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心里,还被劳动人民看成了杀富济贫行为,受到底层人民的拥护。(下图,1938年水晶之夜过后,德国老百姓经过被袭击的犹太商店,面带喜色)。将犹太人财产拿出一部分补贴德国选民,换取支持。同时,类似美国的罗斯福新政,兴建公共工程、高速公路网和铁路网,建成了世界上最早的高速公路,鼓励发展汽车产业和其他工业大量军事订单刺激容克企业,各种措施提供大量的工作机会,工资收入又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和繁荣。从魏玛时代33%的失业率(只统计了适龄男性,妇女不在统计范围内),到了36年柏林奥运会前,德国就业率几乎达到了100%(当然只限于男性),已经俨然成了世界强国,老百姓不但彻底解决了温饱问题,甚至有的工薪阶层也能担负起私家车,或者出国度假。德国民众也开始对纳粹党越来越有信心,在他们看来,纳粹党是为国民”谋幸福”的政党,希特勒犹如神一般的存在,得到了万众拥戴。
毕竟,在上上下下充斥着民族主义狂热的时候,通过建立一个强大的集权国家以迅速实现德意志民族的复兴,很轻易地就成为了德国人、奥地利人,甚至捷克苏台德地区德意志人的最大共识。有了这样的共识,纳粹宣传的所谓“德国民族共同体”的概念一下子就俘获了民众的心,为了国家经济发展、一圆“强国梦”,以牺牲思想自由和个人政治意识为代价也是可以接受的。正因为如此,纳粹的各种罪行,也就容易在复兴民族主义的大旗下被德国人忽视。

第二、认为是纳粹党和希特勒重拾了德国的民族自信心。

作为一战的战败国,德国非常孤立,骄傲的德意志民族一下子蔫了。纳粹开始鼓吹社会达尔文论,各种手段证明日耳曼人是最高贵的雅利安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其他的劣等民族应该为优秀的雅利安腾出生存空间。

当然,腾地方不能靠嘴皮子,必然要发动战争,这一点,在复仇一战“血耻”、收复“故土”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理论的煽动下,普通老百姓根本察觉不出战争的非正义性。

加上动不动就穿的帅帅的,搞个“惊天动地”的大型团体公众活动,上至35年纽伦堡大会(下图)、36年柏林奥运会(最早的高科技奥运会),下至村镇普通中小学的“青年团”游行。激发起了德意志人骨子里的法西斯式的审美——欢盛大的仪式,完美修身的制服、雄伟的建筑,精致的机械和饰品,健美挺拔的身姿,高贵纯正的血统,战无不胜的神话.....

让德意志民族成为完美典范,觉得自己“棒棒哒”,增强民族自信心,国家自豪感爆棚。所以,在二战的普通德国老百姓眼中,让德意志人扬眉吐气的神圣使命是由纳粹党完成的,那么当然要誓死捍卫了。

第三、纳粹洗脑般的宣传术,说什么大家都信。

纳粹及其善于利用新兴媒体进行宣传洗脑。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是新兴媒介技术兴起的时代,无线广播,有声电影,摄影可谓当年的新媒体,其传播速度,效果像今天的移动自媒体一样吸引民众,尤其是青年人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利用当时德国人的非理性心态和民族复仇心理,纳粹政府不惜代价的动员当时最先进的科技手段向人民灌输纳粹思想,戈培尔曾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

当时德国人民被宣传洗脑的有多狂热,举个例子,为了不给优秀的日耳曼民族拖后腿,甚至自愿把自己的残疾子女送去安乐死,或者去做绝育手术。

纳粹宣传部拍摄的“安乐死”项目宣传片中的内容,地点德国某精神病院,目的是向国民宣扬净化日耳曼民族的“安乐死”项目的必要性。

更重要的是,第四点:二战开始后,纳粹政府更是时刻警惕重蹈一战覆辙,尽量避免把明显的把战争负担转嫁给国内人民,并且拼命地拉拢讨好民众。

比如,1943年3月,斯大林格勒战役失败后,德国在东线的闪电战破产,开始转攻为守,这一时期,德国的税收方针是:1、战争期间不对普通公民增税;

2、即便征税,起征点也应提高至6000帝国马克;

3、现役军人家庭的优惠要翻倍,加强对新生儿和多子女家庭的补贴。

4、必须控制日用品价格,对其免税,同时对日常生活用品要保障生产供应,不能让国民明显感觉到战争对个人带来的压力。直到44年下半年前,在盟军的不断轰炸中,德国工厂还没有全部转为战争服务,居民日用品的生产还占了一大部分。

但是,在二战中后期,德国四面临敌,从挪威到北非,广大的东欧、苏联占领地,从地中海到波罗的海,到处都需要钱和物资。这么沉重的财政负担,还不能伤到自己人,于是,纳粹自然把魔抓伸向了占领区人民和犹太人......

第五、整个战争当中,各种反人道主义的大屠杀是严格保密的,甚至大部分德国国防军都不知道所谓的“犹太人最终解决方案”是什么,更不用提后方的德国老百姓了。

集中营的内幕也是德国战败后才被公开的,德军战俘、老百姓在战后被盟军组织参观集中营或者参观相关的暴行展览,德国公民都为自己同胞罪行震惊,之前完全被纳粹政府蒙蔽,并不知道世界上有如此的存在。

比如下图,1945年在盟军战俘营中的德军战俘被组织集体观看关于纳粹集中营的纪录片,众多德军官兵在观看后纪录片后都感到震惊、羞愧和无地自容,掩面而泣。
德国老百姓在战后被盟军组织参观集中营(下图),有人被震惊的嚎啕大哭,有人羞愧的掩面而泣。
总之,还是前文的话,纳粹充分吸取了一战教训,一直在拼命讨好大多数国内老百姓,所以德国本土老百姓大多是纳粹的拥护者。况且,在非常态的环境下,比如,高度专制和循环洗脑模式下,普通公民是很容易被愚弄的,而关于纳粹的暴行也被强行隐蔽,并不为人所知。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40年代,德国也出现了不少觉醒的民众,开始以一己之力,反抗纳粹的暴政。相关事迹也都被电影演绎过,比如2016年的电影《柏林孤影》(工人阶级夫妇奥托和安娜把自己唯一的独生子送上了战场。不幸的是,儿子在惨烈的战争中身亡。这对夫妇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写反纳粹小纸条,反抗纳粹党的极权统治)。
还有用真人真名,并且被多次搬上银屏的《白玫瑰》、《希望与反抗》(电影的两个不同的版本,说的一个事),叙述的是反纳粹大学生群体“白玫瑰”组织成员,索菲与汉斯兄妹被盖世太保捉住,审问过程中,索菲为了保护同伴,将罪责揽到自己身上,兄妹二人最终被宣判死刑,上了断头台(纳粹德国为了以儆效尤,对于反抗其统治的行为,多选择使用铡刀行刑)。当然,历史最后显示正义站在索菲这边,正如他们对法官的预言:“今天你杀死我们,明天,就轮到你掉脑袋了。”电影人物原型——索菲与汉斯兄妹(下图)

一战德国战败后,希特勒利用德意志人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点燃了他们实现德意志民族复兴的希望之火……。


一战德国战败后,按照《凡尔塞和约》的规定,战败的德国被解除了军备。民族的屈辱和经济的衰退,以及大量的社会失业人员,从而让德意志民族更加渴望实现“强国梦”。而希特勒及其纳粹党正是及时抓住了这种国民心态,并允诺要尽快改变失业和通货膨胀的局面。这在当时的不少德国人看来,简直就是使德国摆脱困境的良方。一九二八年后的几次选举结果表明,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寄希望于纳粹党:振兴经济并解决失业等社会问题,以实现德国崛起暨德意志民族强盛的希望。纳粹党在一九三二年的选举中获得大胜,希特勒由此获得了组阁的大权。








取得执政地位的希特勒及其纳粹党,用所谓的‘’国家(民族)社会主义‘’将国家变成了‘’第三帝国‘’:法西斯军国主义化吞噬了德意志社会。在全国充斥着民族主义狂热的时候,通过建立一个强大的军事工业强国,以迅速实现第三帝国的复兴,这很轻易就成为了德意志人最大的共识。有了这样的共识,纳粹宣传的所谓“德国民族共同体”的概念一下子就俘获了民众的心。希特勒上台后的第一个举措,就是首先消除失业。他就在广播电台发表《告德意志国民书》,声称政府要“拯救德意志的农民,维持给养和生存基础!拯救德意志的工人,向失业展开一场大规模的全面进攻!”在纳粹当局的努力下,到一九三八年,德国的失业率便降到了1.3%,而同期美国失业率为1.89%,英国则为8.1%……。

希特勒上任后复兴了几乎陷于停顿的经济:从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七年,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102%,国民的个人收入也得到提高。希特勒上台后还重建了社会保障体系,大力推选社会保险制度,从而增加和提高国民的社会福利待遇。希特勒上台后让德意志人获得了实惠,因而在政治上积极支持拥戴纳粹当局。由于德国的迅速崛起,从而使德国成为世界军事工业强国。这让国民的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都大大增强,从而更加坚定地支持希特勒和纳粹党。根据一九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签订的凡尔赛和约,战败的德国一共丧失了拥有七百三十二万五千人口的七万三千四百八十五平方公里的国土,莱茵河地区则被“凡尔赛和约”和“洛迦诺公约”明确规定为“非军事地带”。希特勒上台后不仅收回了萨尔地区,还占领了莱茵非军事区,而且在一九三八年三月兼并了奥地利。接着又把一战德国战败后,被捷克趁机占领的讲德语的苏台德地区收回了德国的版图。

希特勒还通过举办一九三六年柏林奥运会:向全世界宣告了德国的重新崛起。希特勒亲自担任柏林奥委会大会总裁,并下令用十六吨铜铸了一座奥林匹克大钟,并修建了七十米高的钟塔;建了一座能容纳十万人的体育运动场;建了一个可容纳两万名观众的游泳比赛馆,以及舒适豪华的奥运村。一九三六年八月一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第十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上,希特勒宣布开幕。会场上飘扬着纳粹旗帜,德国运动员通过主席台时,行纳粹举手礼,高呼“万岁—希特勒!”、‘’万岁--德意志帝国‘’等口号。德国通过广播电台,首次向全世界播放了奥运会比赛盛况。在这次奥运会上,德国获金牌三十三枚、银牌二十六枚、铜牌三十枚,拿了世界第一。通过举办奥运会,希特勒为德国塑造了一个军事和体育强国的形象。而至于希特勒本人,由于其一贯简朴严谨低调的个人私生活,从而更加赢得了全体德意志人的衷心拥戴。